Saturday, January 21, 2012

殷龙龙的诗 《歌词:不做保证书》



《歌词:不做保证书》

王大姐写了份不做保证书
她说面对苦难无法转过头去
于是国保找了个寻衅滋事罪
抄大姐的家把她关进监狱

他们让王大姐天天坐板
不顾大姐的年迈和腰椎疼
他们让大姐两个月见不着阳光
其他犯人也不许跟大姐说话

做惯了奴才以为谁都是奴才
为了一个饭碗忘了还有廉耻
他们装腔作势提审大姐
干嘛非亲非故帮助陌生人

消瘦的大姐在狱中绝食
艰难的大姐在狱中写诗:
“抓一把阳光,让心灿烂
扯一片白云,记住天空湛蓝”

王大姐出来后头发全白
好像冬天的雪没有飘到大地
她顶着这许多晶莹
看得人心底隐隐作痛

不到两年王大姐就转了九世
齐整整地切出一条命
我们一开始就褪去皮毛和筋骨
不到最后不去穿越那道墙

几千年的国在坛子里闷三爷
几百年的朝廷只有东厂西宫
几十年的广场掩埋人民的心声
保证书上永远不会有王荔蕻

殷龙龙的诗

Sunday, January 8, 2012

劉強本:還原——寫給大姐



在黑夜裏

給光明

打一塊補丁

大姐

我想把酒

還原為清泉

把風

釋放到高原

讓語言

回到誕生的瞬間

讓溫暖

從此不再失眠

2012.1.8凌晨,南磨房
在“朝看”過端午節,大姐為好友寫下兩個祝福:“人與人相愛”“尊嚴大於生命”

原文链接

Wednesday, December 21, 2011

自由亚洲对王荔蕻出狱的报道(王荔蕻电话片段)


王荔蕻刑满释放 网民关注遭失踪(图)

Came-out by George Ge

2011-12-20

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被当局拘押九个月之后,本周二刑满释放, 不少人关注其身体健康状况,她向本台表示出狱后瘦了二十斤, 感谢各界对她的声援及支持。有网民前去探望却"被失踪", 也有人事先遭到警告。

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在经历两度开庭审判后被当局关押9个月,于本周二凌晨2点左右获释,其子齐健翔在推特上公布了母亲获释的消息,说:“王荔蕻同志刚刚已经出狱了,暂时在别处静养一两天,明天有计划去迎接的媒体、朋友别去了,省得白跑一趟。看到消息的互相转告。”齐健翔并表示,这几天他病重,要外界不要致电 。 本台记者星期二多次尝试致电,电话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。

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星期二向本台表示:“正常案件程序的话, 一个正常的人在看守所也好,在监狱也好, 刑满释放一般都是上午放出来,再办理出狱手续, 这种半夜放出来的情况也有,胡佳当时出狱的时候也是这样, 福建三网民案的时候,由于很多人去迎接游精佑, 他们就在当天晚上11点才把他放出来,超过12点就违法了, 他们现在都学会提前放了,这样的放法是不正常的, 一个服刑满的人都是当天上午放,不可能凌晨放。" 刘晓原在推特上表示, 他的新浪微博在星期一上午九点开始,发言功能被限制, 他认为当局可能是担心他谈论王荔蕻出狱之事, 他的腾讯微博没有被限制,但谈论王荔蕻出狱消息遭到屏蔽。

今年56岁的王荔蕻,去年4月16日在福州马尾参与福建三网民的围观活动,今年3月在家中遭到朝阳警方的抓捕, 当局先是以寻衅滋事罪,而后改为"扰乱交通秩序" 关押4个月之后,因证据不足又将罪名改回"寻衅滋事" 。

王荔蕻被捕之后各界声援不断,在今年的8月和9月案件于北京市朝阳区温榆河法院开庭审理,在9月的庭审中宣判王荔蕻罪名成立维持原判,王荔蕻当庭抗议。而两次开庭中都有数百位网民前来声援,其中包括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。


赵连海星期二向本台表示:“当时我就被找谈话了,当时被谈话也不足以阻挡住我对不满事情的关注,这是我一直坚持的,我们期望官方在面对很多维权事情的时候,我的建议是他们要动更多思路,也希望更多的民间人士坚定自己的权利,也要有更多的人维护自己的权利。”

王荔蕻长期致力于维权活动,曾为河南艾滋病人士田喜送钱,也关注福建三网民、毒奶粉等事件。曾获得王荔蕻帮助的福建三网民之一游精佑,日前在前往北京的途中遭到拦截,曾两次开庭都到达北京声援王荔蕻的云南维权人士朱承志,日前在前往北京火车上被国保人员带走,记者多次致电朱承志,得到的都是语音回复。

王荔蕻常年患有腰椎疾病,本台记者星期二晚上联系上她, 她表示体重下降许多。王荔蕻:“下降了十多公斤,有二十多斤, 谢谢大家的声援,我感觉很温暖,实际上也不是说我王荔蕻怎么样, 还是支持我,包括我当时支持三网民五千多签名的人, 大家都是有公民意识的, 大家作为公民要对周围的事情发表自己的看法, 他们可以说是一群最先觉醒的公民。”

王荔蕻被捕前,在推特上留下了文字,告知网民警方来到她家中,在最后一条推文中写道: “ 该来的总会来 。” 王荔蕻也曾说:“ 我是一个有良知的人,我不能保证面对苦难时保持沉默。假如我面对苦难和恶行保持沉默,那么下一个被恶行打倒的就是我自己。”

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。

原文链接

Tuesday, December 20, 2011

劉強本:短歌 ——寫在大姐出獄之日


我說好

妳好

平安

冬天就不會翻臉



陽光照耀

一小段的自由

會接上一個節日

或一個節日的謀殺



在風之上

在雲之野

幾千里路的跋涉

又回到一個家國



悲傷躲著我

我還是找的到

快樂如果快樂

我願妳也得著



我看著一個古老的行當

一個剃頭匠

收穫和傷害

無酒而飲的短歌



2011.12.20午後,南磨房

門外老警察,說他老父親剛過世的傷

原文链接

出来了!


王荔蕻同志刚刚已经出狱了,暂时在别处静养一两天,明天有计划去迎接的媒体、朋友别去了,省得白跑一趟。看到消息的互相转告。另,我病重需要休息,请不要打我手机,谢谢。

原推文链接

倒计时 —— 王荔蕻大姐回家!

2011年12月20日

王荔蕻大姐回家!

Monday, December 19, 2011

刘晓原律师 @liu_xiaoyuan 部分推文


今天上午九时许开始,我在新浪微博被限制发言。不知是否与我在九时前发了王荔蕻明天要出狱之事有关?此次被限制发言,我没有收到新浪通知。我的微博是实名制,在七月份申请微博达人时,还把身份证给了新浪备案,凭什么还要限制我发言?@aiww

下午四时许,我接到云南朱承志从广西桂林市打来的电话,他说,昨晚从云南出发来北京准备明天去迎接王荔蕻出狱,当火车进入桂林市停靠时,被桂林国保带下了火车,现正在与公安交涉。朱承志电话13887665440

手机其实就是一个跟踪器,云南朱承志乘火车来北京,当火车进入广西桂林市时,被桂林市国保发现了他的踪影。老朱被拦截下车,火车继续开往北京。

云南朱承志电话联系不上了,他下午四时给我打了个电话,说乘坐的进京火车上到广西桂林市时,遭桂林市国保拦截被带至派出所。老朱给我打了电话后,即失去了联系。他在电话中告诉我说是市国保带他走的。

刘晓原律师 @liu_xiaoyuan 在推特

Saturday, December 17, 2011

田永德 @laojing0001 部分推文


今天写完王荔蕻大姐,我的见过的现在还在监狱里的人的系列推文就写完了。大姐比较好写,写时候心情也比较轻松。因为一是因为大姐马上要出狱了,二是我和大姐比较熟。还有,之所以把大姐放在最后一个写,是想在刑期上有个比较明显的对比。但是,12年也好,9个月也好,都是受迫害者!

王荔蕻大姐似乎没什么事情她不管的。09年4月份,我在一家医院见到了王大姐,那时,山东临沂访民姚晶被当地截访的人打坏住了院,我也赶到医院去看姚晶。那时候,去医院的人很多,大姐就在里面。为了给姚晶找个安全的地方修养,大姐费尽了心。(一)

后来,实在没办法了,我帮找了个地方,算是把人安顿了下来。这样,我和大姐就算认识了。大姐的侠义之心,是尽人皆知的,所以有时候我们也会找大姐聊天吃饭。刘晓波老师开庭那天,我和朋友去围观,朋友被警察带走,我被房东驱赶。(二)

我实在分身乏术,只好求助于大姐,因为我听说大姐和朋友开车去九敬庄要人去了。大姐接到我的电话,满口答应,并尽力帮助,全然不想自己去要人会不会也被关进去。说实话,大姐的这份情义,我一辈子都忘不了,因为那时我们还不是熟到一定程度了,她就立即答应了。(三)

再次见到大姐,是在给游精佑过生日的聚会上。大姐的组织能力真不是说的,那么多人的一个聚会,井然有序,没有发生任何哪怕是小小的差错。或许是还有别人的帮助,可是大姐付出的努力,我们都有目共睹。而她花了多少钱,我不知道,也不想打听。大姐这几年来花出去的钱还少吗?(四)

三网民案让大姐付出了多少心血,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那段时间以来,大姐看上去气色不是很好,而且因为奔忙过度,腰也会常常疼。可是我什么都不能说,大姐自有她的打算。计算是关心,我也只能提醒一句,不能老说,老说就没什么意思了,她别谁都清楚自己该休息一下。(五)

4.16我没参加,我引以为憾。因此,6.13和7.4我都去了福州,不为别的,哪怕是帮大姐提个包也行,最起码能让她不再那么劳累,毕竟年纪大了,这么折腾,真受不了。别说她了,就算是个年轻人,身体没任何毛病的人,那么折腾都受不了,何况她呢?(六)

我是个很挑剔的人,所以能让我骨子里敬重的人并不多,但是大姐是一位。因此大姐开庭前一天,我去看望朋友时,没留下来,坚持回到自己的住处,希望能看一眼大姐。可是卑鄙的北京警察还是搞的我没能及时赶到法院外面,等我到了时,大姐已经开完庭了。(七)

大姐被捕后,我也在家被搞的不能出声,给大姐的声援,没那么及时,让我感觉愧对大姐。在我被解禁后,朋友们希望能让大姐获得笔会的林昭奖,我当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,成为了大姐的提名人。这么做,是希望能弥补一下对大姐的愧疚。(八)

还好,大姐快回来了,这也是我最近写这个系列推文时,比较轻松的一个。看着大姐的儿子写的推文,我也想,大姐是应该休息一段时间了。不管她今后如何,只要身体好,我就很开心了。至于说以后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,我真不希望给大姐戴上什么光环,我希望她是个普通的大姐。(九)

大姐不是那种被人捧着走的人,她有自己的主见,所以我想我操这些心是多余的。不过不管怎样,大姐马上就回来了,从小监狱回到大监狱了。我是该庆贺呢还是该为她担心呢?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,大姐做什么决定,都是她的选择,但是大姐还是大姐,就这么简单(十)。完

田永德 @laojing0001 在推特